五星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侯門夫人假死嫁權王 > 第258章 狀告

第258章 狀告


“這點事都辦不好!”
葛寶兒聽說小萱全身而退,氣的要死。
但正是用人的時候,她也不能得罪了身邊的丫鬟,又和顏悅色地說:“去看看大爺回來沒有。也只能讓大爺出面,硬把她送走了……”
慶兒怎么說也是陸爭流的孩子,他不會這點事都不做。
丫鬟退出去之后,葛寶兒按了按頭,“好痛……”
這幾年掌家,實在是累。
現在就更累了。
“藺云婉……陸家這個爛攤子,是怎么肯接手的?唬的我以為陸家都是榮華富貴!什么都不是!”
葛寶兒簡直恨死了!
陸長宗院子里,小萱睡醒了就只知道哭,不依不饒:“我天天擔驚受怕地活著,不如死了算了!葛姨娘看我就像看砧板上的肉,隨時要我的命,二少爺你到底管不管!”
陸長宗懂什么?
他只是焦心,在屋子里踱步,問小萱:“我說了我會護著你!你還要我怎么管?”
小萱哭著問:“二少爺,葛姨娘什么性子,你還不清楚?她一天留在陸家,我和孩子就有一天的危險!”
陸長宗忽然想到了嚴媽媽說的話。
他呆在原地。
小萱就過去推了他一把:“二少爺,你在發什么呆?我在和你說人命關天的事啊!”
陸長宗醒過神兒去哄她:“好好好,你先坐著。我有辦法了……我有辦法……”
“什么辦法?”
陸長宗心里還很煎熬,抿了抿唇,說:“你別管!我、我肯定保護你和我的骨肉。”
他狠下心了,“我不會讓我的孩子跟我一樣,從小就擔驚受怕。”
小萱眼珠子轉了轉,笑著貼上去:“二少爺,奴婢就全依靠著您了。”
陸長宗去書房翻書。
“到了順天府衙門,怎么狀告……”
“敲鼓,遞狀子……”
他關上門,一樣樣地照著書上寫的辦。
三天后,陸爭流回來了。
和族里人動了手,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抓破了,又看到府里的人懶懶散散的樣子,更是一肚子的火。
“大少爺在哪里?”
還是先去看看嫡長子吧,以后家的事情,都靠長弓了。
丫鬟卻過來傳話:“大爺,葛姨娘請您過去。”
“她?”
陸爭流目光冰冷。
要不是葛寶兒……陸家不會走到今天!
他早想收拾她,忙到現在一直沒有功夫。
“我這就過去。”
陸爭流改去葛寶兒院子里。
葛寶兒的院子也空空如也,有點破敗的跡象。
陸爭流踹門進去,葛寶兒嚇了一跳,但她早就知道有這一天了,她坐在床上,平靜地說:“大爺,我知道您心里恨我,都到這份上了,咱倆合力為孩子們做點好事吧。”
“孩子?”
陸爭流嗤笑:“慶兒被你教成什么樣子了!還是我的孩子嗎?只有長弓是我的孩子!”
葛寶兒沒想到他絕情到這個地步。
她咬著唇說:“他就是個過繼來的孩子,慶兒才是你的親生兒子!”
陸爭流冷笑:“陸家以后只有靠長弓了。所以長弓才是我的孩子。”
葛寶兒的心被扎了一下。
她知道兒子無能,陸長弓有出息,不是和陸爭流爭論的時候,她很快就忍了脾氣,柔聲說:“大爺,陸家生死存亡的關頭,多培養一個孩子怎么也是好的。”
陸爭流看了她一眼。
葛寶兒實在是傷心,忍不住哭了:“慶兒被小萱那個死丫頭迷的魂兒都丟了。那個小萱也不是個好東西!我現在說話慶兒一個字都不聽,您做主把小萱打發出去吧。”
“沒了小萱的蠱惑,以后慶兒就能和長弓一樣安心讀書了。”
陸爭流笑了,他大笑著。
葛寶兒不知所以,著急地說:“大爺,您……您可憐可憐慶兒,他到底也是您的親生兒子啊!”
陸爭流掐著她的脖子,紅著眼睛說:“你到現在還想利用我?你想送個丫鬟出去,有多難?你只是想讓慶兒恨我罷了。”
“以前你想讓慶兒恨云婉,現在你讓慶兒恨我……”
“葛寶兒,我怎么早沒有把你看穿?”
陸爭流咬牙道:“我是不會把她送走的,你怕丫鬟毀了你兒子,你就自己把人送走。”
“這是我給你最后的機會。等送完了丫鬟……”
他也不會留著她了。
葛寶兒快喘不過氣了,陸爭流才放開了她。
葛寶兒趴在地上咳嗽,心里很掙扎。
“我送走小萱,慶兒肯定恨死我了……”
“我不送走小萱,她肯定會毀了慶兒!”
該怎么選?
葛寶兒哭了半天,選好了,她擦了眼淚告訴自己:“這就是為娘的。到死了還在為孩子謀劃……”
父母愛,則為之計深遠。
“慶兒,娘只求死了以后,你還念一點娘的好。七月十五給娘燒點紙錢。”
葛寶兒整理了一下衣服,帶著丫鬟婆子,去陸長宗的院子里抓人。
最近發賣的仆婦多了,多發賣一個小萱也不是難事。
“給我把門鎖起來,把小萱捆起來!”
小萱聽到動靜,立刻鎖了門,在院子里大叫:“救命!二少爺救命!姨娘要發賣了奴婢!”
婆子在踹門了,小萱嚇得大哭。
婆子兇神惡煞地說:“姑娘快伏法吧!今天你是逃不掉了!”
眼看等不到二少爺回來就她,小萱和葛寶兒說:“姨娘,姨娘你不能發賣我!我、我有二少爺的孩子了,您就是看在孩子的份上……”
“給我破門!把她的嘴堵上!”
葛寶兒都嚇出冷汗了,“孽障!你懷的是孽障!”
她的慶兒才十四歲,怎么能未娶正妻先有庶長子?
她已經吃了很多苦頭了,她是不會讓自己的兒子孫子再吃這種苦頭!
葛寶兒起了殺心,已經等不到把人發賣了,她慌慌張張吩咐婆子:“把她抓起來!就在屋子里立馬勒死!”
小萱嚎啕大哭:“葛姨娘,你好狠的心啊。我懷的是二少爺的親兒子,你的親孫子!救命啊……”
太吵了,竹青和陸長弓都聽到了動靜。
她帶著慕兒過去找陸長弓:“大少爺,要不要管?”
陸長弓說:“不用。等陸長宗帶著官府的人進來的時候,開門就行了。”
竹青聽到官府的人要來,把慕兒抱緊了。
慕兒也害怕,緊緊摟著竹青。
竹青看著那邊的院子,感嘆:“自作孽。當年要真心讓奶奶養大這孩子,必不是這樣。”
“大少爺,官府的人來了!”
丫鬟果然進來通風報信。
陸長弓點頭:“讓人去開二門吧。”
武定侯府,氣數已盡。
竹青還有點唏噓:“沒想到二少爺真這么心狠,把自己的生母都給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