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侯門夫人假死嫁權王 > 第262章 過年了

第262章 過年了

    第262章
  “又過年了!”
  京城里大雪一片,路都不好走了。
  大戶人家的丫頭小廝們,都不隨便出門了。
  藺云婉和齊令珩等著人上門來拜年,至于齊載鈞,代替他們去皇宮里陪著景順帝和趙皇后了。
  “除夕晚上寫的福字都不夠用了。”
  藺云婉重新拿起筆,又寫了一摞的灑金紅紙。
  齊令珩在旁邊幫忙,道:“誰讓下面人稀罕你的福字?”
  藺云婉也笑了:“我是主子。”下面人不喜歡也會裝出喜歡來啊。
  齊令珩磨著墨,問:“給云逸送去沒有?”
  藺云婉說:“要不是云逸拿了一摞過去,今天早上就夠用了。”
  “云逸要那么多干什么?他要把藺家貼滿?”
  藺云婉低頭一笑:“……他是想送給長弓吧。”
  提到陸長弓,齊令珩已經想到陸家現在是怎么的清冷了。
  辦完了喪事,陸長弓帶著竹青等人搬家了。
  “兩進的宅子,會不會有點小了?”
  竹青打賞完了下人,抱著慕兒去找陸長弓。
  家里有喪,全家上下都穿著素服,她連胭脂都不用了,當下看起來反而年輕了很多。
  陸長弓在書房里看書,放下書,走到慕兒身邊,和竹青說話:“姨娘覺得屋子不夠用?”
  男女有別,他們是分開住的。
  陸長弓也不知道竹青是怎么安排她的幾間屋子的,如果不夠用,他是可以把自己的屋子騰挪一些出來。
  竹青發愁:“我和慕兒自然是夠了,但是大少爺你以后娶了妻,只怕不夠。”
  陸長弓淡笑:“姨娘想的太遠了。”
  守孝的日子才剛剛開始。
  竹青一想,倒也是,她喊著陸長弓出去看窗戶上的貼的福字,興奮地說:“大少爺,您看看這字,像不像以前咱們奶奶寫的?”
  這些福字,都是陸長弓從藺云逸那里拿回來的。
  他笑著告訴竹青:“姨娘好眼力。”
  竹青一愣,“還真是……”
  陸長弓點點頭,轉身進書房,拿了幾個紅包出來,還有兩個木匣子,說:“這是逸舅舅托付我轉交給姨娘,還有慕兒的。”
  竹青十分驚訝,“這……”
  她都沒想到,自己還有禮物!WWяG
  慕兒很歡喜:“娘,慕兒也有嗎?”
  竹青打開兩個木匣子,給她的是一支非常貴重的步搖,巧奪天工。
  不過不是御用的東西,看花紋雕工,還是民間大師的手筆。
  給慕兒的……
  竹青瞪大了眼睛:“這么多寶石?這、這一大盒子!”
  紅藍綠色寶石,一應俱全。
  陸長弓道:“逸舅舅說,自從慕兒出生,母……”他要習慣改口了,就道:“王妃沒有給過見面禮,這是給慕兒的見面禮。”
  “這太貴重了!”
  竹青捂著胸口,看著那閃閃發光的寶石,說:“這就算是再買一座大院子都夠了。”
  陸長弓笑容溫和:“這以后就是慕兒的嫁妝,姨娘收著吧。”
  竹青本來就很心動,笑了笑:“我就是想還回去,那也沒辦法還了。我就,就先替慕兒收著了。”
  母女倆一起回了后面的院子。
  竹青帶著溪柳和彤柳兩個丫鬟,一起下廚。
  現在府里沒有下人用,留下來的都是往日近身伺候,和她信任的。
  用午飯的時候,桌子上擺著的菜,有葷有素。
  慕兒聞著香味,道:“娘啊,不是說不能吃肉嗎?”
  竹青沒好氣道:“我明明是說,在外人面前就說咱們在守孝,不能吃肉!”
  慕兒點頭:“我明白了,在家里可以吃。”
  “慕兒聰明。”
  慕兒笑嘻嘻的:“娘,好香呀。”
  “香吧!娘攢了好多私房錢,以后慕兒和你長兄,天天都吃的上香的。”
  竹青不讓慕兒先動筷子,“去叫你兄長過來,還有你喬大太爺爺,他在前院守門,肯定也餓壞了。”
  慕兒點點頭,下了榻,主動牽著彤柳的手,說:“姑姑陪我去。”
  彤柳牽著她就去叫人用飯。
  陸長弓和喬大聞到肉香,肚子都餓了。
  守孝三年不能吃葷腥,開始他們還是真守了一陣子,忍到了過年,誰都受不了。
  喬大就不客氣了,抱了一盅豬蹄,到隔壁去啃了。
  竹青給陸長弓布菜,陸長弓卻道:“姨娘,不必。我和平常吃的一樣就行。”
  “……好。”
  竹青就給陸長弓布了一份素菜。
  陸長弓也吃的有滋有味,“姨娘,慕兒,我去書房了。”
  “好,大少爺只管專心念您的書,有什么事,吩咐過來就是。”
  陸長弓點頭:“有事我會讓茜如來找姨娘。”
  他走之后,竹青看著空碗感慨:“大少爺真是個重情義的人。”
  說是為陸家長輩守孝三年,那是一點都不作假的。
  彤柳和溪柳都紛紛說是。
  竹青又笑了:“這才是成大事的樣子。”低頭去摸了摸慕兒的臉,“以后咱們慕兒就有依靠了。”
  慕兒吃的嘴唇油光水滑。
  以前倒也不會像這樣,實在是小孩子不禁餓,隔這么久才見一次肉,忍不住把肚子吃的圓滾滾。
  藺府。
  藺家今年可熱鬧了,自從藺云逸中了舉人,藺家就門庭若市。
  藺夫人看著面前這些親朋好友,還有好多她根本就不認識。
  “這位是……”
  一個模樣嬌美,但十分眼生的姑娘。
  藺夫人真記不住什么時候見過了。
  只聽她那位表嬸子笑著介紹:“這是我的遠房侄女,你忘了?這丫頭兩歲的時候,你還抱過她。還有你家云逸,也抱過這丫頭的呢!”
  藺夫人尷尬地笑:“這我還真不記得了。”
  都十幾年前的事了,誰知道真的還是假的?
  表嬸子把侄女拉到藺夫人面前,說:“你看看這小丫頭,也是書香門第出來的,不是我夸嘴呀……”
  有人不耐道:“你就少說些吧!誰家姑娘沒讀過書?”
  表嬸子回頭瞪一眼對方,都快吵起來了。
  藺夫人連忙勸表嬸子:“喝茶!喝茶!今年的新茶,云逸特地說要我敬給各位嫂子嬸子們喝。”
  提到藺云逸,表嬸子才安分了些,一雙眼睛卻轉的很快,笑瞇瞇地說:“云逸這孩子大了,派頭也大了。怎么大過年下,也不來給長輩問安?”
  藺夫人笑著說:“這不是怕沖撞了姑娘們。”
  大家紛紛笑道:“都是一家人,什么沖撞不沖撞的。”
  藺夫人就說:“我這就讓人去叫他過來。”
  親戚家里突然多了這么多沒出閣的姑娘,讓云逸過來見一見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