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侯門夫人假死嫁權王 > 第252章 指認現場

第252章 指認現場


第252章
  “還真是一模一樣。”
  太子妃看了畫像,很吃驚。
  太子不好當眾打量藺云婉,只看了一眼那畫像,也點了點頭。
  陸老夫人半瘋半清醒,在哪里喃喃:“云婉……云婉……”
  齊令珩皺眉:“真聒噪。”
  太子妃就說:“來人,把陸老夫人扶出去。”
  就先把陸老夫人給弄出去了。
  事情都到這一步了,葛寶兒不可能再讓藺云婉有一絲生機!
  她跪直了,激動地說:“太子殿下,太子妃,妾身府里還有一個人證。”
  太子慢條斯理地道:“帶上來吧。”
  他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說一句咳嗽一句。
  竹青進來了,帶著她的女兒慕兒。
  今天她特意打扮過的,她為人娘之后,早就不穿青色的衣裳了,今天又穿了原來年輕時候穿的衣裳。
  她身段早就變了,所幸衣服還穿的下去。
  葛寶兒回頭,看著竹青:“你不是一直想見咱們奶奶嗎?你惦念奶奶多少年了?你還不過來給奶奶磕頭?”
  竹青抬起頭,看向藺云婉。
  她瞪大眼睛,抱緊了慕兒,頓時哽咽了。
  奶奶……
  她淚眼朦朧,呆呆地,都不知道往前走了。
  葛寶兒十分的得意。
  就知道,竹青忍不住!她就不信,藺云婉看到這些人,還忍得住。
  “太子,太子妃!”
  葛寶兒滿腹的狀言,在滿堂的人證面前,她都不知道該從哪里說起了。
  太子妃和竹青說:“你上前來。”
  竹青回過神,低著頭,走過去跪下,道:“妾身見過貴人們。”
  慕兒也跟著一起跪著。
  藺云婉看著小姑娘軟和糯白的臉頰,心里驀地一軟。
  真可愛的小丫頭,八分像竹青,兩分像……
  竟是像她了。
  太子下意識摸了摸大拇指,但他的扳指已經送給齊載鈞了,手指上空空的。
  他問竹青:“可認得桓王妃?”
  竹青又看了藺云婉一眼,搖了搖頭,低頭說:“不認識。”
  葛寶兒瞪著她:“你說謊!你不認識,你會那么看桓王妃?”
  竹青白了她一眼,說:“奶奶有福氣,長得和桓王妃很像。但是天下之大,長得像的人難道還少嗎?我想起故主,一時驚了,怎么不行?”
  藺云婉暗笑。
  這個竹青,口齒還是那么伶俐。
  說的還有理有據。
  竹青還學會了無賴的那一套,她把頭一垂,咬牙道:“就是不認識!今天就是皇上來了,妾身也不說一句假話!葛姨娘你在家就蠻橫,這可是太子府,我不怕你!”
  好像葛寶兒在胡攪蠻纏一般。
  “你!”
  葛寶兒氣死了,居然想不到什么合理的話去反駁。
  竹青趁熱打鐵,給太子太子妃磕頭:“貴人明鑒,妾與葛姨娘一向不合。她想害我!”
  太子看著陸家幾個人的眼神動作,笑著提醒竹青:“你家大爺還在旁邊。”
  這件事,絕不是兩個姨娘之間的矛盾。
  她若是聰明,就不會去得罪她的夫主。
  竹青肩膀抖了抖,伏在地上不說話。
  總之是認了死理。
  不認識就是不認識!
  齊令珩淡淡地道:“太子是在追問還是想拷問?”
  太子道:“七弟稍安勿躁。我只是多問了一句而已,沒有別的意思。”
  齊令珩輕哼了一聲。
  藺云婉淡淡地開口了:“就沒有別的人證物證了嗎?”
  葛寶兒和陸爭流閉口不言。
  竹青聽得廳內靜默,顫聲道:“……回貴人,陸家大少爺也帶了兩個人證過來。想來能讓貴人看清實情。”
  葛寶兒驚呼:“什么?”
  她可沒有讓陸長弓過來!
  那才是個燙手山芋,是個刺手,摸不得拿不得的東西!
  齊令珩道:“既然來了,就請進來吧。讓本王一次見識個夠,”他輕笑,“你們武定侯府的本事。”
  陸長弓來了。
  今科的少年舉人,挺拔清秀,緩步進來,一身書香氣。
  誰又看得出來,他當年不過是陸家偏遠旁支里,不起眼的窮小子?
  “你的姓名?”
  少年風華,讓太子都驚艷。
  陸長弓不卑不亢上前,從未看過藺云婉一眼。
  他深深作揖:“回太子殿下,陸長弓。”
  “字?”
  “尚未取字。”
  太子閉目靜思片刻,問道:“你可認得桓王妃?”
  陸長弓仿佛怕褻瀆一般,低頭說:“愚學生身份低微不敢輕視貴人,往年學生母親身邊有兩個陪嫁大丫鬟,今日帶了她們同來,可請兩位姐姐辨認。”
  又來人了?
  太子笑了笑,說:“你們陸家就跟葫蘆藤似的。都召來吧。”
  萍葉桃葉兩人,梳著婦人發髻,穿著過膝的比甲,頭上銀簪挽著發髻,一起進來了。
  跪拜之后,看了藺云婉一眼。
  一個淚如雨下,一個微咬嘴唇,死也不哭一聲。
  太子妃忍不住感慨:“看來弟妹和藺家那位嫡女,倒真是……長得很像啊。”
  這么多的舊人,就沒有一個忍得住的。
  藺云婉十分泰然,輕聲問那兩個丫鬟:“你們可認得本王妃?”
  萍葉拼命搖頭,抓著自己的衣角,道:“不認識!”
  桃葉聲音就平靜溫柔多了:“奴婢也不認識。雖像我家姑奶奶,但……肯定不是。”
  太子好奇問:“怎么肯定的?”
  桃葉道:“就像母親認識自己的孩子,奴婢也認識自己的主子。不是。”
  說的十分肯定。
  陸長弓道:“殿下,武定侯府里還有別的下人,若要審問,不如問府里幾十年的老人。”
  太子哂笑。
  這還問得出來嗎?
  一個個的,都說不是。
  齊令珩不耐煩了,冷冷道:“還有人嗎?”
  太子看著陸爭流和葛寶兒。
  陸爭流無言以對,他沒想到,陸長弓和那兩個丫鬟,竟然會說不認識藺云婉!睜眼說瞎話!
  葛寶兒很著急,管不得那么多了:“太子,桓王妃的親妹妹,江潛林氏另一嫡女,親口證明王妃她身世有異!”
  藺云婉蹙了眉。
  似乎有些緊張了。
  太子妃收回目光,柔聲問葛寶兒:“你已有證據了?”
  “……沒有。”
  葛寶兒道:“太子妃,林家二小姐親口說過,王妃根本不是她親姐姐!可她只肯偷偷告訴我……”
  齊令珩嘲諷一聲:“是嗎?”
  他給阿福使了個眼色,林云嬌就進來了。
  林云嬌進來就和葛寶兒道:“我可沒說過這話!你這是污蔑。”
  藺云婉忍不住看了齊令珩一眼。
  人是他請來的?
  林云嬌請了安,然后道:“家夫不愿意攀附我姐姐姐夫,進京之后一直沒有到桓王府打擾過,落在有些人的眼里,竟然就是姐妹不和了。”
  “這不胡說八道嗎!”
  “桓王妃就是我親姐姐!雖然姐姐出生時,我還沒出生,但是我自己的姐姐,我還是認識的。”
  “太子太子妃明察。陸家姨娘,居心叵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