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侯門夫人假死嫁權王 > 第247章 找到證據

第247章 找到證據


第247章
  “這茶真不錯,是今年的新茶。”
  林云嬌嘗了一口,十分喜歡。
  自從嫁給文海,她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喝過新茶了,要么是陳茶,要么就是一般的茶葉。
  藺云婉說:“喜歡你就帶點回去。”
  “我不要你的東西。別像打發叫花子一樣打發我,我是來和你說正事的。”
  林云嬌脾氣還是一樣的大,誰讓她不高興了,她就要直接頂回去。
  藺云婉好像耐心了很多:“什么正事,你說吧。”
  林云嬌就把葛寶兒來找她的事情說了一遍,她也不隱瞞,實話實說:“我和她說了,你回林家的時候,正好藺家那位嫡女去世不久的時候……”
  她有點心虛,很快又嘴硬地說:“這事情她一查就知道了,我說不說她早晚都知道!”
  “嗯。”
  藺云婉點了點頭,她問林云嬌:“你要答應陸家的姨娘來指認我嗎?”
  “我當然不會!”
  林云嬌都急得站起來了,她道:“我又不傻!林家出了事,我能討著什么好?”
  藺云婉笑了。
  林云嬌又坐回去,打量著藺云婉的眉眼,小聲地問:“你……那你是嗎?你是藺家人,還是我們林家的?”
  藺云婉還是微笑著,溫柔低頭喝茶:“我是林家二房的大小姐,誰都知道的。”
  林云嬌不太相信。
  但是她也不想問了,她走的時候,倔強地說:“林家和父親做錯的事,不能全怪在我娘,還有我的頭上。不管你是哪家的,我和我娘都不欠你的。”
  藺云婉望著她,道:“一會兒給孩子帶點東西回去吧。”
  林云嬌也沒說不要,也沒有說要。
  藺云婉讓翠沁送林云嬌,示意她把八百兩銀票也拿上了。
  翠沁會說江潛的話,她們倆還說上了幾句。
  離開了王府,林云嬌和車夫說:“送我去成衣鋪。”
  給文海還有孩子挑了一身衣裳,看到新鮮的花樣子,她也很心動,就給自己也選了一件衣裳,還有她婆婆。
  她是不想給婆婆買的,但是為了家里少吵架,她還是給文母買了。gòйЪ.ōΓg
  剛回到家就碰到了文海。
  “海哥。”
  文海喝了酒的,剛中了舉人,少不得應酬。
  “云嬌,你去哪兒了?”
  林云嬌都累死了,說:“你看不見我手里提的東西?”
  文海連忙跑過去:“我來我來。”
  這習慣是林云嬌坐月子的時候,他養出來的。
  當時生怕她提了重的東西,傷了身子。
  林云嬌兩手空空回去,到了家里,拿衣服在文海身上比劃。
  “云嬌,你不是說以后用銀子的地方還多著,要省著點花嗎?怎么又給我買衣服了。”
  “廢話!你現在是舉人老爺,還能穿這么寒酸嗎?”
  林云嬌又嬌俏地笑道:“而且我有錢。”
  “你哪來的銀子?”
  文海心里清楚,自從嫁到他家里,林云嬌從嬌滴滴的千金小姐,變成了操持家里的婦人,手里根本沒幾個錢。
  當年林家給的嫁妝也花的差不多了。
  后來的林家,竟不知怎么變得節儉了,也沒太補貼他們。
  這些年,他們夫妻倆都是靠自己過的小日子。
  “你別管。”
  林云嬌想到翠沁藏在禮物里的八百兩銀票。
  這么多年了,她也只要了這么點兒銀票,不算虧欠她姐姐吧!
  “云嬌,謝謝你。”
  文海忽然說。
  林云嬌臉色微紅:“怎么還這么酸溜溜的!”
  文海也很不好意思,他說要去讀書了。
  林云嬌囑咐他:“跟人喝酒可以,記得別聲張我們是王妃的娘家人,聽到沒?”
  “聽到了,你說的我都記著。”
  知道妻子不喜歡欠王妃家的,他從來沒有以王爺連襟自居過。
  林云嬌感到幸福,她笑著說:“無債一身輕。”
  她再也不用姐姐生母的嫁妝,雖然窮,但日子都是靠自己過出來的。
  文海跟著笑了:“等我當官,有了俸祿,給岳母也送點兒銀子到莊子上去。”
  提到這個林云嬌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文母回來了。
  兒子中了舉人,她這幾天也是街坊鄰居里炙手可熱的人物,很快就和大家熟悉了,到處去竄門兒。
  照她的說法:“咱們文家就在京城里扎根了,以后哥兒姐兒都做京城人,娶京城的媳婦,嫁京城的舉人老爺。”
  林云嬌也高興聽這話。
  文母接著就說:“最好文海你也娶個京城媳婦兒。”
  文海苦著臉:“娘,我不是已經有云嬌了嗎。我這有功名在身,休妻不成體統啊。”
  文母就開始數落林云嬌不好的地方。
  林云嬌從窗戶里看到文母微醺回家,腳步不穩,打趣文海:“快看,你娘說不定又去哪兒給你挑媳婦去了。”
  文海訕訕道:“別胡說。”
  林云嬌掐了他一把:“你娘今天還說要你休了我。還說要給你納妾,一個不夠還想納兩個呢!”
  “云嬌,我不會聽我娘的。”
  “哼。”
  林云嬌笑著去吩咐丫鬟把吃食分給孩子。
  文海捧著書感慨:“好夫不與妻斗,不與妻斗啊……”
  \
  “娘寫信來說,云逸中舉之后,給他上門說親的媒人,把門檻都快踏破了。”
  藺云婉拿著信,心情很好。
  齊令珩道:“這還不好嗎?”
  “好啊。”
  藺云婉笑道:“不過云逸自己說,想等到會試之后再考慮婚事。”
  “少年舉人到少年進士。你娘家的門檻正得換了。”
  齊令珩開了個玩笑。
  藺云婉卻是想起了常夫人那邊:“不知常家會不會后悔。”
  “這還用猜?”
  齊令珩挑眉。
  藺云婉莞爾。
  常夫人悔的腸子都青了,常家也有考鄉試的人,但是今年常家無人中試。
  那日在赤象寺見過藺云婉之后,她就把藺云逸考試的事放心上了。
  常府尹也頗為注意這位后生。
  下了衙門回家,他很惋惜:“我就說藺家這孩子不錯,你看看,這不就錯過了。”
  常夫人很懊悔:“我怎么知道興國公府夫人,她會做這種下作的事情!呸!真不是個東西。”
  常府尹也聽說了藺家少年的風采,就道:“你若也十分看中那孩子,你再托媒人去說和說和。”
  “說和?”
  常夫人心在滴血:“現在常家恐怕都擠不進藺家的大門!”
  常府尹問道:“你已經派人去過,被回絕了?”
  常夫人臉都紅了:“沒有,我只是讓家仆過去藺家看了看……”
  沒成就是沒成,雖然惋惜,那也不會再上趕著了。
  但她實在心有不甘。
  常夫人咬牙道:“都怪興國公府!”
  常府尹也是納悶:“陳家不知怎么的,又得罪了桓王妃,參國公府的折子不少。聽說皇上都想召興國公回京了。”
  “就為了桓王妃的事?”
  常夫人很驚訝。
  常府尹說:“也不全是吧。”自然是政事擺在前面,其次才是家事。
  常夫人慫恿丈夫:“咱們也參陳家一本!”
  她咽不下這口氣。
  常府尹問:“咱們參什么?參陳夫人毀了我們家女兒的婚事?”
  常夫人說:“老爺,您就不會找點興國公府的錯處嗎?陳家一向行事跋扈,又不是找不到把柄。”
  煮熟的鴨子還飛了。
  他的舉人女婿啊……
  常府尹點頭,去書房寫折子了,還給大女婿也寫了一封信,一起參興國公府。
  興國公府上上下下,焦頭爛額。
  禍事臨頭,陳夫人才知道,她根本就得罪不起桓王妃!
  “姑奶奶來了。”
  陳夫人一聽說葛寶兒來了,忽覺心力交瘁,還是道:“讓她進來。”
  葛寶兒快步進來,撲到陳夫人面前,說:“娘,我找到揭穿她身份的證據了!她根本不是桓王妃,她就是藺家嫡女,武定侯前主母!”
  陳夫人心里有點不情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