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侯門夫人假死嫁權王 > 第237章 再見面

第237章 再見面


第237章
  “王妃,少爺已經穿好衣裳了。”
  今天要去興國公府赴宴,藺云婉一早就吩咐了人給齊載鈞準備衣裳。
  翠沁正伺候藺云婉梳妝。
  藺云婉頭也不回,和身后的丫頭說:“帶少爺過來。”
  “是。”
  丫鬟就退下了,但門簾很快又被人挑起來。
  齊令珩早晨起的早,練了拳才過來,一進來就問:“真要去國公府?”
  “偏不巧父皇今日召我進宮。”
  他過來給藺云婉畫眉。
  藺云婉轉過頭,由著他捏著下巴,閉著眼說:“早晚要去的。”
  他們倆離的很近,翠沁自覺退了出去,在門口看到齊載鈞自己過來了,趕緊把小主子攔下來。
  齊令珩是想吻一下藺云婉,被她擋住了,她偏開臉,說:“唇上已經抹了膏子。”
  齊令珩只好離遠一點,還是說:“父皇要是沒有別的事,我去公府接你。”
  今天要找他商量齊載鈞封世子的事情。
  “好。”
  藺云婉站起來,齊令珩牽著她出去,齊載鈞看到父王母妃出來,沖到中間去站著,分開兩人的手,自己一邊牽一個。
  齊令珩敲他的腦袋:“誰教你的。”
  硬把他的手給掰開的。
  齊載鈞很委屈:“皇祖父皇祖母總是搶著要抱我,我就一邊抱一半。”
  齊令珩笑了:“我可沒搶你。”
  “時候不早了。”
  藺云婉催促他們父子。
  一家子出了王府的門,分坐兩輛馬車,一輛去皇宮,一輛去興國公府。
  到了陳家。
  藺云婉挑簾子看了一眼,畢竟是第一次過來,公府中門十分的氣派,今日迎客,來的很多都是貴客,開了大門。
  太子府的馬車,也剛好停在她的馬車旁邊。
  太子妃從里面下來,朝這邊看了兩眼。
  回京之后,皇室重要的宗親,藺云婉和齊令珩一起認過,她和太子妃早就見過面。
  藺云婉也看向了對面。
  太子妃站在那里,氣質華貴。
  然而年過四十,膝下無子,丈夫又病了多年。
  臉上就少了一點鮮活之氣。
  “太子妃。”
  藺云婉不能裝作看不見,走過去請安。
  太子妃也回了禮,欠身淡笑:“妹妹也到了?真是巧了,一起進去吧。”
  藺云婉點了點頭,示意仆婦牽好齊載鈞。
  兩人從大門進去,都是身份極尊貴的人,有專門的仆婦帶路。
  太子妃和藺云婉說起閑話:“太子身體不適,就沒有過來。七弟也沒有陪著你來嗎?你剛到京城,恐怕不清楚,這興國公不比別家,還是該勸著王爺過來。”
  語氣聽起來倒是沒有惡意。
  藺云婉不提封賞的事情,只說:“父皇召王爺進宮了。”
  “哦。是這樣啊。”
  太子妃淡淡笑了笑,再不說什么了。
  藺云婉也無話可說。
  陳夫人身邊的管事媽媽,腳步匆忙路過這邊,乍然聽到藺云婉說話的聲音,驚了一驚。
  “這不是那日赤象寺碰到的婦人嗎!”
  媽媽想了想,覺得非要告訴夫人不可,撇下事情,跑回陳夫人身邊耳語。
  陳夫人正在招呼客人,聽說赤象寺見到的婦人來了她府里,避開客人和媽媽說話。
  “跟在太子妃身邊來的?你看著像是什么情形?”
  媽媽嘴很快:“她雖然和太子妃走一起,但是看起來并不怎么親近。那位夫人的打扮,莊重歸莊重,但是很素凈,可比不上太子妃。”
  “應該不是什么大戶人家出身,估摸著只是太子妃家的遠親。”
  像這種蹭宴席的,權貴家的遠親,窮親戚,他們國公府見的多了。
  不到三品京官以上的出身,陳家從來不放在眼里。
  陳夫人突然就好大的脾氣:“太子妃的親戚有什么了不起?那日在赤象寺,竟然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她還把寶兒的事情給攪和了。”
  她眼神很厲害:“我今兒倒要看看,太子妃怎么保著她!”
  這就是要給那位婦人好果子吃了!
  媽媽委婉地道:“畢竟是太子妃家的親戚,您就是看在太子面子上……”
  陳夫人冷笑了一聲,不說話了。
  有些話是不用明說的。
  誰不知道太子不中用,導致后院里的女人孩子也生不出來。太子和桓王關系還不好。
  太子妃的本家也就罷了,太子妃家的遠親,陳家還用給什么面子?
  “我且等著她過來。”
  陳夫人放下狠話,轉身回了宴席。
  “太子妃來了!”
  媽媽看到太子妃過來,迫不及待和陳夫人說了,藺云婉那邊引路的仆婦都還沒走近。
  陳夫人在宴會廳里面看到藺云婉,冷笑道:“我一聽聲音就知道是不是她。”
  藺云婉和太子妃一起過來了,陳夫人走出去迎接。
  太子妃和國公府家里是老相識了,陳夫人一開口十分的恭敬:“見過太子妃。”
  太子妃笑了笑:“陳夫人還這么客氣干什么。”
  她扶起了陳夫人。
  陳夫人目光轉向了藺云婉,眼神算不上友善。
  藺云婉知道,陳夫人認出她了,微微一笑:“陳夫人。”
  果然是她。
  陳夫人目光冷了冷,似笑非笑:“這位夫人的聲音,很是熟悉。”
  藺云婉大大方方地說:“那日在赤象寺,我與陳夫人是有過一面之緣。”
  她還敢承認!
  陳夫人很快反駁:“這不算什么緣。那日我連夫人的尊面都沒見上。”
  太子妃看的云里霧里,問藺云婉:這是怎么了?”
  陳夫人那夾槍帶棒的語氣,不應該啊。
  現在京城里,還有誰會得罪她七弟妹?
  陳夫人笑里藏刀地問:“太子妃,不知這位夫人您家中什么親戚?”
  太子妃驀然笑了:“陳夫人這話好生奇怪,客人是你自己請來的,怎么問起我了?”
  這下子換陳夫人一頭霧水。
  什么她請來的?
  媽媽在旁邊小聲嘀咕:“這不是太子妃您家的親戚……”
  太子妃終于明白誤會在哪里了。
  她都不知道怎么會有這種誤會!
  國公府帶路的仆婦,瑟瑟發抖地站出來:“夫人,這是桓王妃……”
  陳夫人愣了一會兒,才看向藺云婉。
  藺云婉臉色淡淡的,忽而笑了一下。
  “桓……王妃。”
  陳夫人都結巴了。
  太子妃也算是看明白怎么回事了,在心里暗暗嘆氣,陳家人一向跋扈,這回可是自己作了死。
  “陳夫人還不請我們進去?”
  藺云婉在外面都站熱了。
  陳夫人臉色微白,慌張道:“王妃里面請。太子妃請。”
  藺云婉帶著齊載鈞進去,但是并沒有看到陸家的人。
  陸家的人還在路上,葛寶兒帶著陸長宗過去,陸爭流在另一輛馬車。
  陸長宗低著頭,悶悶不樂。
  葛寶兒問他:“見你外祖母,怎么還不高興了?”
  陸長宗嘟噥:“我說了想帶小萱一起來!”
  葛寶兒一下子就火大了,她忍了又忍,說:“公府不比咱自己家,她一個小丫頭,怎么能帶到這里來?”
  “你不也是姨娘,怎么你就能去?”
  陸長宗怒道。
  葛寶兒氣得心口都疼,她白著臉問:“你跟誰學的!你就這么跟娘說話!我費盡心機送你去鳴山書院讀書,你就學了這種下作的言語?”
  陸長宗不耐煩地道:“我就是聽鳴山書院的同窗說的。”
  葛寶兒咬著牙。
  藺云逸,又是他挑唆的那群讀書人!
  她真是恨透了藺家的人。
  藺云婉被活活燒死的時候,怎么沒有帶著她弟弟一起去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