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侯門夫人假死嫁權王 > 第227章 好好談談

第227章 好好談談

    第227章
  “姐……”
  藺云逸訕訕的。
  藺云婉溫聲說:“坐著說吧。”
  藺云逸開玩笑:“姐,你這樣我不敢坐啊。”
  齊令珩也跟著笑:“你姐讓你坐,你就坐吧。”
  藺云逸這才坐下。
  藺云婉仔細打量著親弟弟,他們最后一次見面,已經是三年前,弟弟又長大了很多。
  五官變硬朗,褪去了少年氣。
  他的喉結也有男人的鋒利感了。
  “云逸,母親說你婚事總是不順,和姐姐說說,怎么一個二個的姑娘家,你都看不上?”
  藺夫人雖然持得了家,但并不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婦人。
  現在家里的大小事,多半還是聽藺云逸的。
  藺云婉心里清楚,婚事是弟弟自己看不上,才接連作罷。
  但弟弟一直不成婚,那也不像話。
  藺云逸默了默,便說:“長姐,不是我挑剔。”
  他嘆氣說:“前兩年與我相看的千金小姐,也不過十二三歲,天真爛漫。她們的父母也很寵愛她們,這樣的姑娘好是好,但不是個可以掌家的人。”
  “娘總是說,姑娘家溫柔端莊就行了。長姐,我覺得不夠。”
  他親眼看過自己姐姐在武定侯府經歷過什么事情,他現在娶妻,絕不要軟弱怯懦之女。
  藺云逸態度很堅定:“姐姐,一家主母與當家的男子一樣的重要。”
  藺云婉十分驚訝。
  她是沒想到,弟弟考慮的這么深。
  “你沒有和母親說你的想法?”
  藺云逸無奈道:“怎么沒說。母親說要娶這樣識大體的妻子,要么是喪母的長女,照顧過弟弟妹妹,所以很懂事。但她們年紀比我大。要么是二嫁的婦人,年紀也比我大很多。”
  “我倒是不挑剔,可娘她……”
  他要為自己申辯:“也不全是我相看不上旁人,那也有人家挑我,嫌我的呀!”
  藺云婉下意識問:“挑你什么?”
  她知道弟弟是個很寬和的人,要真有什么不好的,人家說了他自然會改。
  藺云逸抿抿唇,故作輕松:“今年還要下場考試,成親的事再等等吧。”
  “說到考試,云逸,三年前你怎么連童生試都沒有過?你是沒有考過,還是沒有考?”
  藺云婉其實早就知道,弟弟不是沒過,而是沒有去考。
  但弟弟如果不主動告訴她,她還是先裝作不知道。
  藺云逸端起茶盞,喝了點茶水,淡淡地說:“拉肚子拉了幾天,錯過了考試。”
  藺云婉分外惋惜。
  “沒過童生試,就參加不了鄉試。即便你上次鄉試沒有考中,有一次考試的經驗,今年取中的把握總會更大一點。”
  鄉試三年一次,錯過上次,實在是可惜!
  藺云婉忍了又忍,繼續問下去:“是你自己吃壞東西,還是……和陸家的人有關?”
  她掐緊了指甲。
  齊令珩派回京的人查到了,當時慶哥兒——陸長宗,剛好也進入鳴山書院讀書,還被人打了一頓!陸家人去書院要說法沒有要到,接著云逸就出事了。
  這太巧了!
  要說不是陸家把這筆賬算到了云逸頭上,她不相信。
  藺云逸淡聲說:“長姐,沒有證據的事,我不好亂說。”
  想到陸長宗的模樣,他譏笑著:“是不是陸家人害我,陸長宗最后也沒有落到好處。要真是他,他也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多的他就不肯再說。
  他姐姐好不容易脫離了陸家,他不想姐姐為了他,再出什么事。
  他要長姐一直過著現在幸福的日子。
  不等藺云婉再問下去。
  藺云逸很快就笑著問:“姐姐,你什么時候把我小外甥帶來給我看看?”
  知道弟弟不想再說下去。
  藺云婉順著他的話說:“他現在忙得很,等他從宮里回來了,我再帶給你看。”
  藺云婉和齊令珩,陪著藺夫人與藺云逸一起用了飯,還坐了一會兒才離開。
  藺夫人要單獨送藺云婉,悄悄地和她說:“……云逸要強,他不肯告訴你,相看的人家都嫌我們家孤兒寡母,家底薄。”
  清流清流,富得流油,那還能叫清流嗎?
  真到成親這一步,哪家的父母眼睛都很明亮。
  這些年,藺家入不敷出,比以前更清貧。
  而藺云逸是絕對不會張口找姐姐姐夫接濟的。
  藺云婉心中酸澀。
  她安撫藺夫人:“娘,銀子的事情你們不要擔心。”
  這些年她在江潛還是賺了很多銀子的。
  藺夫人連忙擺手:“可別!你弟弟和你父親一樣,脾氣倔的呀!家里還過得下去,你自己的銀子自己留著。”
  她笑著說:“云逸的話也有道理。要是娶回來的婦人不能和他同甘共苦,光靠銀子娶回家,以后大難臨頭各自飛嗎?”
  “云婉,家里的事,你弟弟有自己的想法。你就不要操心了。”
  藺夫人面有喜色:“最近還有人牽線,要把常家的嫡女說給云逸。都定好了日子,五天之后就去寺里相看。”
  “娘,剛才怎么沒聽您提?”
  藺云婉蹙眉。
  藺夫人看了看身后,見兒子沒有跟過來,小聲說:“你弟弟不讓我提,說等事成了再告訴你,好讓你高興。”
  藺云婉暗暗嘆息,雖然知道云逸是怕給她添麻煩。
  但是幫不上家里,她心里也不好受。
  藺云婉好奇問道:“哪個常夫人?”
  離開京城多年,這京城里的人情關系,她早就不清楚了。
  藺夫人說:“常府尹的妻子,才來京城兩三年。你不認得。”
  “但是聽說他們家的長女知書達理,嫁的很好。幼女定然也不差。”
  藺云婉放心上了。
  但她得先和云逸好好談談。
  母女一起走到二門,藺云逸看到自己母親和姐姐的樣子,就知道姐姐肯定知道一些家里的事。
  他不高興母親總是和姐姐說這些。
  藺云婉攔在藺云逸面前,沒好氣道:“云逸……”
  藺云逸打斷她:“長姐。”
  他眨著眼,可憐巴巴地說:“桓王妃也不是好當的。我再讓你操心我的事,我豈不是無能?”
  “好姐姐,你就讓我這個做弟弟的,為你,也為家里撐著點。”
  “云逸你……什么時候還學會跟我來這套了!”
  知道她不吃硬的,就來軟的。
  藺云婉真想擰他的耳朵。
  抬起手又放下了。
  弟弟畢竟大了。
  藺云逸笑瞇瞇地低頭湊過去,“方法無好壞,管用就行。”
  藺云婉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她柔聲說:“別的我就不管了,但你成親的事,我與母親畢竟比你方便與內宅婦人結交,也比你知曉的多。你總要聽一聽我們的意思。”
  藺云逸點頭:“聽。姐你說的我都聽。”
  他還作揖:“那就指著姐姐給我尋一位良妻了。”
  藺云婉笑了笑,這才像弟弟從前的樣子。
  出了門,藺云逸臉就變了,一副恭恭敬敬的樣子,恭送兩人:“王爺,王妃。”
  藺云婉和齊令珩一起上了馬車。
  齊令珩和藺云逸說:“回吧。”
  阿福吩咐車夫駕車回王府。
  “云婉,苦了你了。”
  到了府里,齊令珩冷不丁說了這么一句。
  藺云婉不知道為什么,笑著問:“我有什么苦?”
  “喪父的長女,藺家以前都靠你操持吧?”
  今天看到她操心的樣子,齊令珩都想不出來她在閨中做女孩兒的時候,都是怎么過的。
  藺云婉換了身衣裳,低頭看賬冊,淡笑道:“王爺。為了家人,我并不覺得苦。”
  她又道:“為了您和均兒,也不苦的。”
  齊令珩微微失神,也淡淡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