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侯門夫人假死嫁權王 > 第209章 夜夜叫水

第209章 夜夜叫水

    第209章
  “老爺?”
  鄭氏一見到林華彬,委屈地哭了。
  她走過去訴苦:“今天可是嬌兒回門的日子,老太太怎么能把我禁足!”
  “嬌兒從小就在我眼前長大,沒有受過一點委屈。文家連房子都是租賃的,嬌兒帶去的嫁妝又不多,她……怎么吃的了那個苦啊!”
  鄭氏心疼女兒,提起來是真傷心,眼淚止都止不住。
  林華彬就像沒有聽到似的,冷眼看著她。
  鄭氏半天聽不到丈夫的安撫,不由心虛。
  她擦了擦眼淚,看著林華彬。
  老夫人肯定把她放火的事情說了,不過又沒有證據,她就是死也不會認的!
  “老爺……”
  鄭氏伸手去扯林華彬的衣袖。
  夫妻這么多年,她還像剛過門的神態,林華彬卻一把甩開了她,又推了她一把,冷冷地說:“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
  老夫人果然是說了啊。
  鄭氏摔在床上,她坐起來傷心地說:“老太太說什么,您都信,您都忘了,您小的時候老太太是怎么對您的。她要是真的心里有你……”
  林華彬也不反駁鄭氏,他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鄭氏卻有種心慌的感覺,每次她提起這個事情,丈夫都很耿耿于懷的樣子,現在怎么用那種不在乎的眼神看著她?
  他難道不怪老夫人了?
  看來不是再說陳年往事的時候了。
  “老爺,我……”
  鄭氏打起精神,沒有忘記一個做母親的,應該做的事情。
  不管怎么說,她還是林華彬的正房妻子,她是云嬌的母親。
  云嬌的婚事,她非要插手不可。
  “老爺,我看文海他根本就不是云嬌的良配。”
  鄭氏一本正經地說。
  這下換林華彬臉色不對勁了,他幾乎吃了一驚。
  “你在說什么?嬌兒嫁都嫁過去了,你現在才說這種話!你早干什么去了!”
  鄭氏也知道,自己很難自圓其說。
  她定了定神,道:“老爺,我那是做了個糊涂的決定。我現在想明白了,云嬌吃不了去文家的苦。”
  “您也不想想,嬌兒是怎么長大的,文家是她待的地方嗎!”
  林華彬怒極了,反而冷靜了。
  他溫和笑問:“那你現在是什么意思?”
  看到丈夫臉色一好,鄭氏就膽大了。
  她脫口而出:“讓他們和離啊!”
  鄭氏說:“讓云嬌跟文海和離,我們又不是養不起嬌兒!”
  “讓她嫁給文海過過苦日子,還不如我們養嬌兒一輩子。”
  女兒出嫁的這兩天,她也是心亂如麻。
  她也盤算過,大不了養女兒十年八年,等這些事情都過去了,再給她找個好的。
  “呵呵。”
  林華彬莫名地笑了笑,不是冷笑,也不是嘲笑。
  “鄭嫣。是你害嬌兒嫁給文海的!要不是你跟你表妹合謀,嬌兒會落水嗎?你現在還想害她?!”
  他掐了掐鄭氏的脖子。
  始終還是不忍心下重手,還是放開了她。
  林華彬冷眼看著鄭氏,一字一句地說:“我不會允許我的女兒和離、被休,除非她不再是我林氏的人。”
  “文海是我林家的姑爺,你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
  鄭氏呆呆地看著丈夫,大氣都不敢出。
  林華彬拂袖而去。
  鄭氏趴在床上緩不過神來,忽聽到傷心的一聲“娘”,回頭一看,女兒就站在門簾外面。
  林云嬌咬著唇,流著眼淚。
  “原來是您……是您和姨母一起讓我落水的?”
  她本來可以不用這么丟臉地嫁出去,原來是她娘害的!
  “嬌兒……嬌兒!”
  鄭氏追上去,婆子們把門關了,很冷漠地說:“太太,沒有老爺的吩咐,您不能出去。”
  鄭氏拍著門,心急如焚。
  \\\\
  “舅舅。”
  藺云婉和齊令珩一起到了蘇家。
  蘇老爺和蘇夫人,帶著一雙兒女過來待客。
  蘇老爺腿腳不方便,很難為情地說:“王爺,王妃,您二位不要和小民客氣了,請上座。”
  他做了一輩子的商人,很明白自己的身份。
  哪怕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入了皇室,那也君臣有別。
  何況王妃只是自己的外甥女。
  齊令珩卻不拘小節地說:“您二位一同入座吧!”
  一起用了午飯。
  蘇夫人不怎么習慣這種場面,她很拘謹,就想帶著孩子走了。
  但是也沒有忘記給紅包。
  她還怕藺云婉看不上,哆嗦著給出去的。
  藺云婉笑著收了,給兩個孩子各一份厚禮,說:“一直想給表弟表妹準備見面禮,上次相見不是時候,這回舅母不要推辭了。”
  蘇夫人帶著兩個孩子謝了藺云婉,就出去了。
  藺云婉和齊令珩這次過來,也不是說閑話的。
  “舅舅,林府答應給您的我生母的嫁妝,兌現了嗎?”
  蘇老爺笑了笑,不怎么好開口。
  他這人就這個性格,自尊心強,也不喜歡說人壞話。
  藺云婉心里有數了。
  蘇老爺頓了頓,就說:“沒有全數兌現,但是你大伯說的對,來日方長,以后慢慢來嘛!”
  藺云婉嘆氣搖頭。
  林氏一族在外名聲固然不錯,但是跟他們打交道的人,那也不是各個都能得到好處。
  像蘇老爺這種性格,恐怕還要吃虧。
  藺云婉就直說了:“舅舅,我不止是想讓您拿到您該拿的,我還想讓您幫我和王爺一些忙。”
  “王妃,我、我能幫得上你什么?”
  藺云婉微微一笑:“說來話長,我以后和您慢慢說吧!但是林家該和您兌現的東西,您不能馬虎了。”
  她說:“您從小跟在外祖父面前,耳濡目染,該怎么做生意您很清楚的,我就不多說了。”
  “總之……以后我和王爺在封地上的一些事情,就要托付給您了。”
  蘇老爺一下子就猶豫了。
  他不是不想答應,只是……
  他低頭說:“王妃,我恐怕……我恐怕我做不好……”
  “王妃和王爺有所不知,這些年我……”
  他經歷過太多挫折,再站起來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藺云婉就道:“您可別忘了,當年外祖父在的時候,大家是怎么評價他的。”
  想到父親,想到當年的蘇家。
  蘇老爺心動了。
  “王妃,王爺,我……我竭力一試!”
  這就夠了。
  藺云婉和齊令珩沒多久就離開了。
  回府之后,齊令珩才問藺云婉:“你怎么那么看重蘇家人?”
  “因為蘇家比林家好用。”
  藺云婉反問齊令珩:“王爺難道以為,我嫁給您是進來吃白飯的?”
  她不止要打理好自己的嫁妝,還要打理好整個王府,和他一起讓江潛變得更好。
  “您笑什么?”
  藺云婉發覺齊令珩盯著她一直輕笑。
  齊令珩拉著她的手,道:“得賢妻如此,我不該笑嗎?”
  他站起來,牽著她往床邊走。
  新婚第一個月,王府主院,夜夜叫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