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侯門夫人假死嫁權王 > 第206章 要水

第206章 要水


第206章
  擦干身子,躺進被子里。
  藺云婉擔心拜見公婆的事情。
  “皇上和娘娘遠在京城,我們雖在江潛成了親,何時回京拜見他們?今年過年嗎?”
  齊令珩手里拿著剪刀,也是綁了紅綢布的。
  新房里的一切,都十分喜慶,入目全是喜氣盈盈的紅色。
  就聽他說:“過年也不回去。”
  藺云婉很驚訝:“在江潛過年?”
  這個時候,齊令珩不喜歡丫鬟進來打擾,自己去一根一根地剪了紅燭的燭芯。
  他一步步走到床邊,剪床榻左側紗罩里的蠟燭。
  “藩王無召不得入京,也不能離開封地。我若不在江潛過年,那可是謀逆之罪。”
  藺云婉當然曉得這點。
  但帝后那么寵愛齊令珩,回不回去,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她想了想,就知道一定是他背后又做了什么。
  “王爺,您用了什么辦法讓帝后答應您不回京?”
  齊令珩正拎起紗罩,頓了頓,看著她笑了笑。
  他也不說自己做了什么。
  “你要是不想,幾年之內都不必回京。你用不著適應宮里的繁文縟節,用不著侍奉公婆,也沒有七嘴八舌的妯娌。不好嗎?”
  說著,走到右側紗罩面前,卻放下了剪刀,留了幽幽的一盞紗燈。
  藺云婉還真就順著他話想下去。
  這才剛成親,她還沒有熟悉桓王妃的身份,暫不回京,當然好了。
  “云婉,別想了。”
  齊令珩單膝跪在床沿,放下床上的紅帳,他溫和的聲音忽然低沉又沙啞:“你還是想想今晚的事吧。”
  紅帳在夜里顏色更深一些,藺云婉的眼前就暗了,幾乎看不到什么。
  但她卻把他清雋的眉眼,看得很清楚。
  一晚上叫了三次水,值夜的丫頭頭皮都是緊的。
  ……
  藺云婉睡到快午時才醒。
  她是很少起這么晚的,醒來還有點不習慣。
  “醒了?”
  齊令珩已經坐在床對面的榻上,喝茶看書。
  藺云婉又嚇了一跳,她揉了揉額……都已經成親了。
  她松了口氣,輕聲喊道:“王爺,您起的真早。”
  齊令珩覺得她緊張,就問她餓不餓,又想到吃點好克化的會舒服點,又問:“想喝粥嗎?”
  藺云婉很快就適應。
  在桓王府,比在陸家和林家,都舒服多了。
  她起來梳洗,淡笑說:“不想喝粥。”
  先是丫鬟進來伺候,翠沁和惜若過來給她梳妝,最后齊令珩過來,拿起眉筆,說:“我給你畫眉吧。”
  藺云婉讓丫鬟先出去。
  她握著他的手腕,笑問:“您會嗎?”
  “我看父皇給母后畫過。”
  他就覺得不會太難。
  藺云婉閉著眼,說:“那您畫吧。”
  看她一副英勇就義的樣子,齊令珩還真有點緊張了。
  但他的丹青也是拿的出手的,畫眉有什么難的。
  “好了嗎?”
  藺云婉本來不想打擊王爺做丈夫的樂趣。
  但她等了半天了,眉毛上癢得很。
  “……好了。”
  齊令珩放下眉筆。
  藺云婉對鏡子看了看,笑了笑:“不難看。”
  齊令珩負手而笑。
  就說他丹青拿的出手的,畫眉也不難,只是苦于沒有機會下筆。
  夫妻兩一起用了午膳,藺云婉聽說王嬤嬤還住在桓王府,就說:“王爺,我是不是還要去向嬤嬤請一道安?”
  “嬤嬤是母后十分信任的人,去看看嬤嬤也成。”
  齊令珩放了碗筷,說:“不過嬤嬤再過幾天就要回京了,你以后不用和她打交道。”
  藺云婉驚道:“嬤嬤這就走了?”
  江潛離京城那么遠,帝后不留眼線在他們身邊嗎?
  齊令珩淡淡地道:“都有桓王妃了,她還留在這里干什么。”
  身上的溫和氣質,一點都沒有了,十分的霸道。
  他是不允許別人在他的地方插手。
  藺云婉感覺到一種舒心和安心。
  一起去見了王嬤嬤,就看到王嬤嬤屋子里擺設都空了,她已經簡單收拾過行李了。
  “王妃。”
  王嬤嬤屈膝。
  她雖然宮婢,卻是皇后身邊的人,藺云婉連忙扶她起來,道:“您折煞我了。”
  王嬤嬤笑了笑,兩人握著手一起坐下。
  藺云婉和嬤嬤也沒有什么說的,坐了不了一會兒就走了。
  和齊令珩一起回主院的時候,她屏退左右,低聲問道:“……嬤嬤也不用過來收拾床鋪?”
  新婚之夜,婆婆都會派人過去收新婦落紅。
  藺云婉是沒有落紅的。
  她自己也聽說過一點,十幾歲的小姑娘才有落紅,她這般年紀……是不會有了。
  但是卻沒有聽王嬤嬤詢問,甚至沒有一點質疑。
  齊令珩微微一笑:“剛和你說就忘了?嬤嬤都要走了,王府里的事用不著她管。”
  他頓了頓,說:“桓王妃——以后府里就托付給你了。”
  藺云婉點點頭,桓王府里人口單薄,比陸家好管多了。
  她想把桓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條,不在話下。
  但有一件事,她還是要說一下的。
  藺云婉回了屋,才淡淡說:“王爺,我昨日之前……不曾圓過房。”
  齊令珩微微愕然。
  藺云婉心想,她說的不夠清楚?
  她輕聲嘆氣,問道:“王爺,您還要我說的更明白嗎?”
  “不用了。”
  齊令珩聲音低低的。
  新婚頭兩天,也沒有什么急事非做不可。
  夫妻倆一直待在桓王府里,第三天回門的時候,藺云婉發現齊令珩臉上總是有道不明的笑容。
  藺云婉看著他,不太明白:“您笑什么?”
  “王爺您很想去林府?”gòйЪ.ōΓg
  齊令珩搖搖頭,笑了笑:“還疼嗎?”
  他在馬車里,握住了她的手。
  藺云婉臉色泛紅,疼也不會告訴他啊。
  這才剛成親,她跟他還沒有親密到無話不談的地步。
  她把手抽回來,說:“您還是想想等下怎么和林家人打交道吧。”
  林華彬和鄭氏,一對掉進錢眼的夫妻,聽他們說話都覺得晦氣。
  齊令珩是從來不把這種人放在眼里的。
  他忍不住又去握住藺云婉的手,還不許她抽回去。
  “王爺?”
  藺云婉覺得齊令珩奇怪,她手都快被握出汗了,想想又覺得只是小事,隨他去了。
  齊令珩在馬車里閉目養神。
  要不是娶了她,他都不知道,他是那么的喜歡和她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