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历史军事 > 重生后,侯門夫人假死嫁權王 > 第205章 洞房花燭

第205章 洞房花燭


第205章
“沒事吧?云婉。”
藺云婉上花轎之后,齊令珩沒有急著上馬,他扶著轎門,聲音十分低沉。
“沒事。”
齊令珩點頭嗯了一聲,才松手去騎馬,喜婆才敢大聲說:“起轎!”
轎身一動,藺云婉的身體也跟著晃了晃。
她扶了扶轎壁,在轎子上坐穩了,不讓頭冠傾倒。
心里還牽掛著齊令珩剛才的關懷。
他難道看出她在林府的事情了?
她是不想讓他為過去的事情再操心了,不過這一路并不好受,藺云婉沒有太多時間去想這個事情。
不知道轎子走了多久,外面一直在吹吹打打。

她腰都坐疼了,才聽到惜若低聲說:“姑娘,快到了。”
“落轎!”
喜婆喊了一聲,轎子穩穩當當停下來,藺云婉被扶下了轎子。
她跟著喜婆走進王府前廳,拜了堂。
本來他們還要去拜見帝后,以及后宮嬪妃。
但這是在江潛,就沒有這些步驟了。
“送入洞房!”
聽著喜婆一聲接一聲的話,藺云婉跟著動腳步,很快有人握住了她的手。
再不是惜若的手了!
那是一雙白卻溫和有力的手,手掌很大,握的她不能動了。
“這邊走。”
齊令珩微微含笑,在吵鬧的人群里面,聲音還是很低沉。
藺云婉跟著他,步步走入他們的新院子,也就是他們的新房。
齊令珩在這邊可沒有太多的親戚,鬧洞房的也只有趙家的幾個孩子,就是小孩兒那也是不敢造次的。
“王爺,挑喜帕吧!”
“看新娘子咯!”
“嘻嘻讓我看看王妃表嫂長什么樣子!”
藺云婉眼前一點點亮起來,就看到齊令珩也穿著大紅織金的喜服,挺拔地站在她面前。
他放下喜秤,淡笑看著喜婆。
喜婆很知趣地端上來一碗湯圓,讓藺云婉吃。
藺云婉嘗了一口,說:“生的……”
喜婆笑瞇瞇地說:“這可是新娘子自己說要生的啊!”
這是新婦進門之后,必經的場景了,還是引得王府里的親眷和孩子們大笑不止。
藺云婉臉色微微泛紅。
但是妝容太厚重,那是一點也看不出來的。
喝了合巹酒,該經歷的都經歷了,齊令珩仿佛聽到誰的肚子發出“咕咕”的聲音,像是沒聽到一樣,捏了捏一個表弟的臉蛋,笑著說:“我去前廳的時候,你可不準欺負你表嫂。”
這話可不是說給一個小孩子聽的。
這是說給大人聽的。
趙家一個年長的女眷就笑道:“王爺您快去喝酒吧!有我們在,這些孩子可不敢鬧王妃的。”
齊令珩頷首,離開之后回頭看了藺云婉一眼才舍得走。
就有人打趣:“瞧瞧王爺的眼神啊……”
看著溫和,卻那么的灼熱,好像要把人燙穿了。
藺云婉低著頭,嘴邊抿著笑。
都是些老橋段了,但她總得配合一下。
“新娘子害羞了!”
剛才說話的婦人過來自己介紹:“王妃,我是您舅母的妹妹。”
趙敬易的小姨子。
藺云婉就稱呼了一聲“姨母”。
有這位姨母在,藺云婉還真是省了很多事,姨母和她說了幾句話,就把屋子里的大人小孩兒全都打發了。
她偷偷地和藺云婉說:“……王爺早就交代過了,讓您早點洗漱了休息,用膳。”
“多謝了。”
藺云婉站起來屈膝,腦袋上頂著的頭冠,脖子手腕上的各種首飾,累的都抬不起頭了。
“這有什么謝的,王妃您歇了吧,我就先去喝喜酒了。”
“姨母慢走。”
藺云婉讓惜若送她。
姨母一走,她這新房就徹底清凈了,藺云婉坐在床榻上,松了一口氣,說:“幫我都摘了吧。”
脖子都受不了了。
惜若手不如翠沁那么巧,翠沁進來了,笑著說:“王妃,奴婢來。”
惜若打趣她:“你改口倒是快。”
藺云婉也笑了笑。
這么多年了,奶奶太太夫人堆里打轉,爭破天了也就是個老夫人,現在卻是王妃了。
她還不習慣別人這么叫她,翠沁這么一叫,她才有點又嫁人的感覺了。
“王妃,席面送進來了。”
惜若聽到外面有聲音,就出去看了一眼,是齊令珩讓阿福送過來的席面。
阿福站在外面,也是笑嘻嘻的:“給王妃請安。”
“進來吧。”
藺云婉吩咐阿福。
阿福帶著人過來放席面,藺云婉已經放下了頭發,一頭青絲披在腦后,還有點卷,樣子十分的慵懶。
“這種日子,你怎么不跟著王爺?到我這里來送什么席面。”
阿福是齊令珩最貼身的太監,這時候正要去前廳幫忙才是。
阿福笑道:“王爺說了,先緊著您的事安排。讓奴婢送了席面再過來問問,院子里有沒有什么要幫忙的。”
又說:“王爺留了幾個穩重可靠的人手,就在外面候著,王妃您這兒要是有用人的地方,只管使喚。”
惜若搓了搓手,笑道:“王爺真是體貼,什么都想到了。”
藺云婉也是覺得很貼心,就說:“我知道了,要人的時候我再叫進來。”
現在是顧不上去見新人了。
阿福也知趣地退下去。
翠沁去給藺云婉布菜,說嫁妝的事情:“都給你歸入庫里了,就在后面的倒座房。兆媽媽手腳利落,一絲都不錯的!”
“奴婢和奴婢的母親,都跟著對過兩遍了,沒什么問題。”
又說了些其他雜事,和她來王府的見聞,都是好事,沒有半點不好的。
翠沁就像到了更滿意的一個新家,眉飛色舞。
藺云婉點點頭,吃了一點東西就不吃了。
惜若問:“王妃,您就吃這么點?不餓了嗎?”
“早就餓過頭了。”
現在累的只想睡覺了,可沒有胃口。
但也不是睡覺的時候,還要去洗漱,換身干凈的衣服。
藺云婉吩咐丫鬟伺候她沐浴。
王府里有浴池,她在池子里差點睡著了,這里面的水太舒服了……
“云婉,不冷嗎?”
藺云婉半睜開眼睛,看到了齊令珩。
想到自己現在還沒穿衣服,她一下就醒了神。
“王爺?”
藺云婉伸手去抓,沒抓到東西,有點不自在地問:“您這么快就喝完了?”
真希望這里面燭光太暗,水面花瓣太多,王爺看不到什么。
兩個丫頭也是的,王爺一進來她們居然都出去了,也不知道叫醒她。
“他們不敢灌我喝酒。”
齊令珩走近浴池子,抓了件她的大毛披風,彎腰說:“出來。”
藺云婉猶豫了一下,低聲說:“您還是先出去吧,我很快就好……”
他的目光已經不一樣了。
齊令珩拉著她從水里出來,裹了披風在她身上。
他怕她冷,裹得嚴嚴實實,抱著她大步走回新房,丫頭婆子別說抬頭了,眼皮都不敢睜開!
回到新房的時候,藺云婉身上已經快干了。
就是可惜了那件大毛披風,恐怕不能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