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武侠仙侠 > 仙武神煌 > 5345章 戰敗

5345章 戰敗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戰騎襲卷如潮,數以萬騎的戰騎拋射出手中骨矛,匯聚成一片骨矛風暴,這些戰騎并未刻意地追求是先破這千山之陣,還是守衛在陣門要隘的伏龍軍。

    似乎在戰騎眼里,任何擋在眼前之敵都必須將其摧毀,遇山摧山,遇軍破軍!  轟轟轟!骨矛一波接著一波匯聚,叩擊山門,瞬間一片地動山搖,守衛山門要隘的伏龍軍亦是暴吼出聲,趁著山勢擋下了一片骨矛,在將領的統御下迎著對

    面戰騎掩殺。  箭矢,骨矛相繼拋灑向對方。頓時一片人仰馬翻,仙軍這邊大量士卒被骨矛當場射穿,對面亦有大量戰騎被射成篩子。兩軍皆是精銳,全力而戰下短時間內

    根本看不出勝負優劣。

    “踏陣龍蜥!”后面一道粗獷,雄渾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便是狂躁之極的吼聲。

    七只帶著骨刺,體形巍峨如巨峰,龍首蜥身生有八足的骷髏怪物越過戰騎往仙軍沖撞而來。

    這些骷髏巨蜥厚重的骨掌每踏出一步都會造成地動山搖般的震顫感。

    轟!骷髏巨蜥沖撞在大山之上,頓時山體劇烈的搖晃,連帶著伏龍軍陣型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這一波沖撞下,骷髏龍蜥戰騎趁勢掩殺,直壓迫得前鋒伏龍軍節節后退。

    “冥息骨矛!”嗖嗖嗖,無數骨矛破空,匯聚成一條巨形骨龍虛影,大口張開下一口龍息吐出。

    方才被骷髏龍蜥撞得劇烈搖晃的山體再也承受不住這波攻擊轟然間垮塌下來。

    大量仙軍在這龍息之下身形不穩,如同暴風中的落葉隨處飄零。

    “擂鼓祭幡,請伏龍戰靈!”白仙風面色始終如常,伸手一壓下伏龍軍的戰鼓變得急驟。

    一片白色大幡迎風而起,幾名仙軍將領自空間戒指內取出數只血氣沖天的玉壺。

    玉壺傾倒之下白幡染成血色,上面一尊尊身形偉岸,穿著黃金戰甲,手持利斧或是重錘,巨靈神一般的圖案相繼浮現出來。

    轟!一只大腳從血幡內踏出,踩得虛空輕微震動。

    “何方妖魔鬼怪,竟敢闖我伏龍軍陣!”戰靈怒吼出聲,手中戰錘徑直朝骷髏巨蜥轟出。

    一錘打下,碎骨四濺,到處都是濺射的骨渣。

    骷髏巨蜥與戰靈廝殺在一起,總體上骷髏巨蜥手段遠不及戰靈,這些戰靈是伏龍軍先賢強者留在軍幡內的部分英靈。

    經過伏龍軍這么多年代下來的供奉,關鍵時候能起到力挽狂瀾之效。唯一的缺點是戰靈無法離開軍幡太遠,戰力會直線下降。

    否則憑借如此多的戰靈直接沖擊敵陣,伏龍軍未必就不能一舉扭轉乾坤,將強敵擊敗。

    另外便是戰靈的消耗極大,每使用一次后面都需要極為漫長的沉淀。

    此次白仙風也是被對方逼得極其窘迫,否則絕不會輕易動用這種壓箱底的手段。

    戰靈一出,立即便化解了伏龍軍的頹勢。一尊尊戰靈相繼出手,戰斧,重錘,長刀接連殺出。

    骷髏巨蜥亦是被打得節節后退,這些骷髏巨蜥只是天賦異凜,后來又被用特殊的手段祭煉,論及手段如何能與戰靈相提并論。

    不過骷髏巨蜥本源雄厚,每次受到重擊,身上白骨成斷折,體內便有一道灰色氣息涌動,斷裂的骨頭又會重新生長出來。

    一時間也能與戰靈糾纏廝殺,只是再想踐踏伏龍軍的千山之陣就不太可能了。  趁著戰靈重新支撐起來的屏障,之前被撞塌的大山再次凝聚,并且在軍陣的控制下緩緩移動,兩側的大山交叉而行,竟如一對張開的巨大蟹螯,向對方薄弱

    部分剪去。

    困獸猶斗,此時的伏龍軍已經是被逼到絕境,若是不能將敵軍一舉戰而勝之,他們在沉魔死境便只有全軍覆沒一途。  白仙風很清楚兩軍戰力相當的情況下,對方養精蓄銳而來已然占了先手,雙方拼殺下去,也能讓骷髏龍蜥戰騎付出巨大的代價,可只要霓裳不犯嚴重錯誤,

    最后伏龍軍失敗幾乎無法逆轉。

    想要扭轉戰局,便必須有非常之舉,否則勒在脖子上的繩索只會越來越緊。

    跟伏龍軍比起來,對面大軍仿佛不通戰陣之道,只是憑著一身勇力蠻干一般。不同山峰攔在戰騎面前,骷髏戰騎只要碰到敵人便上,似乎并無章法。  白仙風看得眉頭直皺,他倒也想對方只是一些不通戰陣之道的烏合之眾,只是從戰騎那鐵血肅殺的氣勢來看,精銳善戰程度不遜于伏龍軍,迫得他只能行險

    一搏,這些又怎么可能是一些魚腩部隊能辦到的。

    骷髏龍蜥戰騎沿著山勢而上,與守衛要隘的仙軍廝殺成一團,雙方各展所能,一時間各座山頭要隘都相持不下。

    更后方的骷髏龍蜥戰騎仍然源源不斷地殺奔而至,踏蹄之聲有如滔滔浪潮一波接著一波。

    雙方廝殺到后面,白仙風面色逐漸凝重起來,他對伏龍軍的戰陣之道有充足的信心。

    只是敵軍的手段卻是極其詭異,對方看上去并沒什么特別高明的指揮,可隨著交戰接解的大軍越來越多,戰場開始趨于混亂。  這個時候更加考驗一軍統帥的指揮水平。白仙風這邊接連下達了好些指令,對面霓裳只是隨著戰騎中軍而動,倒是中軍的骨幡變動了幾次,其他便沒有多余

    的動作了。

    即便是哪些,此時看似被一道道巨大山影分割在四處的骷髏戰騎,眼看著有一兩處要被占據明顯優勢的伏龍軍擊潰。

    其他地方的骷髏戰騎往往會在關鍵時候騎援過來,將戰局重新扳回去。

    這絕不是霓裳的指揮,對于戰陣一道變化的掌控能力超過自己。

    這支骷髏龍晰戰騎多半有自己獨特的聯系溝通方式,哪怕是如此混亂的戰場也無法割斷這種聯系。

    骷髏戰騎這才能每每在關鍵時候相互增援穩住戰局。若非如此,現在至少有兩到三處的敵軍被伏龍軍擊潰了。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也許這才是對方敢于全面開戰的底氣所在,白仙風一顆心也沉到了谷底,暫時伏龍軍并未吃虧,只是白仙風卻不滿足于此。

    對于此時的伏龍軍來說,不是大勝便是大敗,眼下形成這種僵持的局面,伏龍軍一時間不會出問題,時間長了遲早會撐不住。

    到了某個臨界點之后,整個戰局便會如同雪崩一般坍塌。  “變陣,八山迎鬼!”白仙風面沉如水,暫時骷髏龍蜥戰騎在指揮上平平無奇,甚至比不上大多數普通仙軍,可對方看似不著邊際的亂戰之下卻能每次都相互

    勾連起來。

    這才是對方戰而不亂的核心,直到現在白仙風都沒能摸清楚對方的底細,若是能找出這點關鍵,眼前的困局便能迎刃而解了。

    伏龍軍再次變陣,雙方大軍廝殺聲不絕于耳,戰場上一片金戈鐵馬地肅殺。

    伏龍軍戰靈依舊壓制著骷髏巨蜥,可雖是不斷將對方打傷,這骷髏巨蜥也能不斷恢復過來,雙方都在以驚人的速度消耗著。

    骷髏龍蜥戰騎一次次沖擊敵軍戰陣,每沖擊一次都必然會給雙方帶來死傷。  白仙風想要通過不斷地變陣來截斷敵軍戰騎,伏龍軍也能做到令行禁止。近乎完美地執行他每一道命令,白仙風自問對于戰陣的指揮絕無問題,只是效果卻

    是平平。

    戰局一直就這樣僵持著,敵我雙方都是數界之內有數的精銳大軍,戰事一起,雙方都竭盡所能的情況下,勝負也不是一時間便能分出來的。  這一戰兩支大軍轉戰距離達到數十萬里,一路零星地鋪陳著雙方戰士尸骸。兩軍過境之后,很快又會被其他妖魔鬼怪趁機過來吞噬尸體,殘魂,或是尋找一

    些對自己有用的寶物。

    兩支大軍的交戰驚動了沉魔死境大大小小各方勢力,放在以往怕是有不少勢力會跟上來撈便宜。

    而此時大戰的激烈程度,還有殺紅的雙方讓這些勢力不寒而粟。

    剛開始也有幾支規模不小的鬼軍或是妖軍離交戰之地并不算遠。甚至膽大到不時將游離在外的伏龍軍戰士,或是骷髏龍蜥騎包圍起來擊殺。  結果同時惹惱了霓裳和白仙風,雙方戰陣稍有變動,便將這幾支勢力囊括進交戰區域,這幾支勢力的下場自然不言而喻,在雙方大軍的沖殺下都沒擋過幾個

    回合便被殺得潰不成軍。

    有過前車之鑒,其他勢力哪怕是心里有想法也只能憋著。

    一些牛鬼蛇神也只能在戰場殘跡中尋找一些對自己有用的東西。

    雙方大軍交戰,整個過程持續了足有半年,一路轉戰到了當初蜃傀鬼母的地盤。  此時千山之勢除了大半垮塌之外,剩下的也盡皆殘破不堪,伏龍軍已經由全盛時期到現在僅剩下不足五萬,而且幾乎各個帶傷,反觀對面的骷髏龍蜥戰騎依

    舊源源不斷地涌來,伏龍軍已經完全陷入對方包圍之內。

    蹄踏之聲整齊依舊,包圍圈越發嚴實。

    白仙風面色一片慘然,伏龍軍發展到現在已然達到了有史以來最為鼎盛的階段,只是沒想到覆滅也是如此。

    此戰雖然戰敗,非戰之罪。他對于戰陣一道的控制,排兵布陣絕無絲毫問題。若是以伏龍軍的全盛狀態迎戰敵軍,此戰勝負猶未可知。

    只上這世界上沒有如果,時間也無法逆流。伏龍軍已經敗了,而且再無翻身的機會。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這骷髏龍蜥戰騎統帥的手段。”白仙風收拾心情,抽出長劍對著對面霓裳一指。

    伏龍軍潰亡在即,他作為統帥也別無去處,惟有與伏龍軍一起沉淪,唯一可惜的是此次大軍長途遠征,未能完成誅殺對手目的。

    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伏龍軍都將作古,關于東方丹圣的事情讓其他人頭疼去吧。  “實際上這支骷髏龍蜥戰騎只是實驗之作,我只是暫時坐鎮而已,現在看起來效果還不錯,你排兵布陣,指揮大軍作戰的能力遠甚于我,不過自身實力就不太

    出眾了。”

    霓裳皺眉,并沒有跟白仙風動手的興趣。對方的實力讓她沒有多少戰斗的欲望。

    “罷了,念在你作為一個合格的仙軍統帥,我便送你一程吧。”

    霓裳眉頭舒展開來,身體飄飛而起,步履虛空,左手依舊捻著佛珠,右手虛空一掌罩下。頓時一只大手出現在白仙風頭頂。

    “檀月劍境!”白仙風面對這威勢遠甚于自己的一掌,臉上并無絲毫懼色。

    此時的他連生死都已經置之度外,不求勝敵,只求與伏龍軍一起沉淪下去,哪怕是死,也要死得有尊嚴。

    伏龍軍并無貪生怕死之輩,他作為統帥,也絕不會屈從于強敵,哪怕敵人遠強于他,白仙風依舊敢拔劍斬之!

    劍光如月,有如檀林盛長于群峰之上,白仙風將畢竟所學都化入這一劍之內。

    以往些許晦澀,不太敢直接嘗試的地方亦是毫無顧忌地使出來,為此白仙風的身體瞬間受到了極大反噬,七竅溢出血絲。

    “這一劍倒是有些意思了。”霓裳眼中一陣詫異,掌勢未變繼續壓下。

    白仙風知道自己絕無幸理,沒有要與對方周旋游斗的心思,他所求只是能死于戰陣之上,這一劍毫無保留,也沒給自己留一絲退路。

    霓裳臉上多了幾分慎重,一道道掌印自右手中印下。龍印九轉之奧妙盡在這一掌之下。有天空之浩渺神秘,有大地之厚重

    劍氣與龍印以驚人的速度碰撞著,此時骷髏龍蜥戰騎也發起了最后的沖鋒。  “殺!”已經是殘兵的伏龍軍亦是發出直沖云霄的殺伐之氣,以決死之志對敵軍發起沖鋒。這次伏龍軍與白仙風斬出的長劍一般,沒有一絲防御的意思。雙方

    戰士不斷倒下,以驚人的速度消耗著。  骷髏龍蜥戰騎無情地撕裂了伏龍殘軍已經殘破的陣列。一片片血液噴射開來,如同盛放的血色鮮花,綻放了伏龍軍最后的光華,嘶殺聲,慘叫聲,吶喊,咆哮交織成的死亡樂章由高亢變得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