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小說網 > 游戏竞技 > 都市狂梟 > 第7191章 精密

第7191章 精密


他們能夠掌控一切,所以能夠洞悉一切。
謊言和假象想要欺瞞他們,難如登天。
“有難度的事情,才有挑戰性嘛,不然這場博弈,不就太枯燥乏味了一些?”
陳六合臉上絲毫不見愁緒,淡淡道:“高手過招才刺激,不是嗎?”
“你這個瘋子,麻煩你要神經錯亂,也選擇一個正確的時間段行不行?”
安培邪影沒好氣道:“這件事情關乎重大,你要是玩砸了,我們都得死。”
“就算你不在乎我們的性命,可你總要在乎你自己的性命吧?這么關鍵的時候,不能兒戲。”安培邪影十分嚴肅的說道。
陳六合禁不住翻了翻白眼,旋即佯裝深情的凝視著安培邪影,柔聲道:“我怎么可能不在乎你的性命呢?我可是把你的命看得比一切都重要啊。”
安培邪影懶得理會陳六合的玩世不恭,她十分嚴肅道:“我沒在跟你開玩笑!這次的情況,跟以往都不太一樣!你的真實實力爆露會帶來多大的沖擊,你應該能想象到。”
“不要那么緊張,認識我這么久了,你覺得我是自掘墳墓的人嗎?”
陳六合笑著說道:“這么久了,怎么對我還是這么沒有信心?”
“還是那句話,一直在鋼絲繩上走,你就不怕掉下去?你的敵人可以失敗十次百次,而你,一次都不能失敗!”安培邪影難得的語重心長。
看的出來,她這次的確是有點著急了。
但這也不能怪她的心理素質不夠強悍,更不能怪她沉不住氣。
而是接下來可能面臨的險境,是他們誰都無法承擔的。
如果說這場博弈是一盤棋,那么,現在就到了最關鍵的落子時刻,一個抉擇錯誤,就會滿盤皆輸,就會一敗涂地,就會被對方一口吃的骨頭渣渣都不剩下!
“你想假死蒙蔽對方,但總要有精密的布置才行吧?這個可能性的確太小了。”
星海沉聲說道:“首先,你如何悄無聲息且不留下任何蛛絲馬跡的隱匿在北美,就是幾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千萬不要低估了神古家族的能量。”坐在副駕駛位的黑袍男子也是鄭重強調了一句!
事關重大,他們現在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但凡陳六合一個決定錯誤,要死的,可不僅僅是陳六合一個人,他們在場的,恐怕一個都別想脫身。
還不等陳六合開口說話,陡然。
“轟隆!”一聲巨響從商務車后方的遠空傳來,即便是隔著很遠的距離,放佛都能感受到那及其埪怖的氣浪沖騰!
眾人皆是一驚,回頭看去,透過后擋風玻璃,他們能隱約看到,在一棟高樓上,火光沖天!
那棟高樓,是華盛頓酒店!暴炸的位置,就是在天臺上。
因為暴炸的巨大威力,讓得整個頂層五樓,都化成了廢墟......
“什么情況?”星海驚愕的道了聲。
陳六合臉上則是露出了無比燦爛的笑容,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兜里的電話響了起來。
“你們黑手套的辦事效率很高嘛。”陳六合接通電話,笑吟吟道。
“你交代的事情都辦好了,他們會在廢墟中發現一具被燒毀的尸體,無論是特征還是體型,都跟你幾乎一致,能做到以假亂真。”電話中,傳來赤焰那充滿了磁性的嗓音。
“這件事情你做的不錯。”陳六合贊賞了一句。
“這是你安排的?”陳六合剛掛斷電話,安培邪影就凝聲道:“你是怎么做到的?難不成你在今晚的事情發生之前,就猜到了他們會這樣做?從而提前做好了準備?”
陳六合輕描淡寫的說道:“沒有你說的那么夸張,我又不是神,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算得到。”
“那這是怎么回事?這邊事情一發生,古剎利亞家的那個女人就開始行動?還準備了一具和你體型特征幾乎一致的尸體?不可能有這么迅速。”安培邪影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聞言,陳六合失笑了起來,旋即道:“那個替身,是早就找好的,為的是在必要的時候所需要做出的應對措施而準備,只不過在這個時候正巧用上了而已。”中信小說
幾人這才恍然大悟,但也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陳六合這個人做事,考慮的太周全,心思太縝密。
“底牌這玩意,誰會嫌棄多一張呢?”陳六合聳了聳肩道,滿臉的不以為意。
“你讓赤焰.古剎利亞炸毀了拼殺現場,并且留下了一具和你相似的尸體來蒙蔽神古家族。”
星海開口:“你這樣做,的確有可能欺騙過神古家族那些人。”
“但我還是那句話,他們不是傻子,不可能被你輕易欺騙,一具被燒毀的尸體更不能正面的證明什么!”
“以他們的謹小慎微,依舊會徹查真偽,你還是無法在北美藏匿。”
頓了頓,星海接著道:“雖然,你在華盛頓也有幫手,神恩家族和柴斯德羅家族的實力不俗,可你如果指望他們幫助你‘人間蒸發’,絕沒有那么簡單。”
“你別忘了,現在不是你一個人,而是我們四個人,我們四個人都在現場,但凡有一個人爆露了行蹤,神古家族一定會對我們動手,攫取真相。”
“要瞞過神古家族的眼線藏匿四個人,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更何況,此刻的神恩家族和柴斯德羅家族的一舉一動,必然在神古家族的監視之中,現在的他們什么都做不了,稍有動靜就會被發現。”星海說道。
幾人的心情都狠狠下沉了幾分,星海說的很有道理,這就是實際情況。
瞞天過海這招,不是那么好用的!
別忘了,這是在北美。
在這片大陸,神古家族的能力,就真的如同上帝一般,無所不能!
誰知,陳六合臉上不但沒有凝色,反而還是莫名的笑著,笑得讓人心中打鼓,摸不清頭腦。
“你在笑什么?這個時候了,還能笑得出來?我感覺我們的路要走到盡頭了。”安培邪影無奈道。